就在那条你说以前你经常路过的巷子哪里!

鼠说。

是的,那佳概念书屋就在大山脚旧区,老友饮食中心附近。那条大约十多年前,兔还是个黄毛丫头,陪在身边的恐怕会是今世毕生的挚友,每个星期都会有好几天的傍晚匆匆在这附近用餐,然后游魂般的去补习。那时候,大山脚学院IBM还在那里,那个闻名到没路的芋头饭还在。可现在,依然让我觉得熟悉的味道就只剩下老友饮食中心里的蟹肉炒河粉,就像槟城这个小小的城市,那些大概是今世毕生挚友的一众朋友里,也只留下我一人。我的记忆里,当时的那佳概念书屋大概是一间很普通的小房子,实际上,对于路旁这家小房子我是没记忆的。

要是当年有这小书屋,我想我们这几个小屁孩应该会常常来装文青吧!在那个年代,我们还看书,那时正当“少女心爆棚”的年华,我们看张小娴,我们看藤井树,我们看痞子蔡,我们也看九把刀等等。为了看更多书,我们还会互相换书,或许朋友家里的书架还保留我的书呢?这好难说。自从进入了数码年代,我依然看书的,看面子书。每天都很努力的刷,偶尔我也很怀疑我这刷着的目的是什么?仿佛想刷出个什么存在感似的?

我会不会说太多废话了?鼠兔很喜欢这概念的书屋,有食物吃,有书看。馆主她自己也不是看太多书的那种人(我觉得她就纯粹谦虚的唬烂),却非常喜欢被书本环绕着的那一份宁静,也想要提倡国人的阅读风气。确实是这样的,这里的氛围让人觉得轻松,宁静,踏实且安心。就算你不是一个很喜欢看书的人(身边就有一只看书就睡着的鼠),也会喜欢这里,耳濡目染下,你搞不好也会捧起一本书,细阅你哪已灵魂出窍的空白心灵。

书屋与咖啡的结合,兔觉得这组合很PERFECT (槟岛也有一家),可是书屋与主食,其实这概念,兔本身是有点搞不清楚的。馆主反问说不觉得看着一本书的时候,觉得要是嘴里有些什么那就好了,于是她就有了这样的概念书屋啦~当下我又再觉得她是不是又唬烂我了?几乎和兔很好的朋友或经常用餐的童鞋就知道,兔是个嘴巴破洞的小孩。吃个冰淇淋可以吃到鼻子上,吃个零食可以吃得扫地阿姨心碎一地,吃什么掉什么,嘴角永远好像有什么没被抹去的痕迹。我还很清楚记得,有一回吃了个什么咖喱还是麻辣汤面再去赴约,朋友第一句就说,你的口红是不是涂出界啦?!反正我只想说,我是个嘴巴破洞的小孩。于是我就在心里想,一边吃东西一边看书,不怕食物的屑屑掉在书里,酱汁又沾到页面上吗?

办公室里的桌上摆放了一本村上春树的<1Q84>,放了一百多年从来没有碰过。有天想起了那佳概念书屋馆主说的话,那天午休我吃着我的自带饭盒,开始翻阅这本名人名作。说也奇怪,连续好几天,午休时分我必然会边吃午餐边阅读,确实嘴里有些“味道”再一边看书,是来得更有趣些,至少不会那么快打瞌睡!也出奇的,我这个嘴巴破洞的小孩没有把朋友的书弄脏。恭喜馆主,你既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感化我,也顺便治好我嘴巴破洞的怪病,至少没把书弄脏。

废话太多后,我实在写不出个什么食评给大家。因为离题离到火星了,回来地球很费力滴。反正去哪里,好好的看一本书,吃一顿饭,安静的灵魂出窍。话又说回来,那佳书屋可是没有固定菜单,每天要煮些什么看来是取决于厨娘当天的心情呀~大爱那天的蔬菜鸡肉粥,得要好好查看那佳书屋的面子书了,馆主每天都会上传当天的菜单哟。

另外每个星期一是无肉日,吃素的童鞋可以去尝尝。

那天的菜单:

鸡肉蔬菜粥 RM 4.50  & 红枣枸杞白木耳番薯糖水  RM 5.50

TOMYAM 鸡配饭  RM  10.50

日式锅贴   RM 7.90

餐厅资料